所以,庞栋很是合适的利用了这个机会,和全权代表周宇来的祁东制定了一系列的战略。

    当然,这两个人,制定的最重要的战略,便是双方联盟,寻求日期出兵,征讨沧源。

    关于沧源地盘的划分,甚至,在这次联盟会议之中,也是不费力气的划分好了。

    在商量好了这些以后,祁东立刻回到了江南,将联盟之事,向周宇做了汇报,两只部队,从两个方位,几乎是同一时间,进入了河东沧源的领土之中。

    当然,对于这一切,青黎并不知道,他现在和那帮人,正在慢悠悠的前往钧天城。

    “等到了钧天城之后,你们不要露面,可以在暗地里打探一下有没有兄弟们的消息。”青黎对着妖世瞳说道。

    黑衣身上杀气太重,断灭也是,一身凛然的剑气,还未靠近,就让别人知道,他是一个修行者,而且还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剑修,至于劫念,那就更不可能,估计,和别人还未说两句话,就得打起来,对于这样一个人,青黎又怎么能够放心他们进入钧天城,估计刚进城,就得给自己惹出祸事来。

    所以,青黎酒将这事,交给了众人之中,最为亲民的妖世瞳,而且,妖世瞳的幻术,对于打探消息这种事,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至于青黎,就带着朱然和猩虎两人,进入钧天城之中,去见钧天王。

    “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兄弟们怎么样了?”妖世瞳的眉宇之间,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放心,你都没有事,他们,肯定也没有事,要相信他们。”青黎缓缓的说道。

    在这众人之中,谁都可以丧失信心,但是,唯有他,不行,因为他是他们的头,要是连他丧失了信心,那么,这场仗,还怎么打?

    他们当初,一共是从人界来到这里,一共是十六个人,现在,只有青黎,黑衣,劫念,断灭,妖世瞳和猩虎六个人,还有十三个人没有找到。

    那些名字,青黎会永远的记在心中,永远不会忘却。

    无极之主姜佑,还有天启四大神王之一的名声王,还有同为天启六将之一的暴夜镰,梦独断和曲指怒,还有失意却没有失去剑的仲孙,还有蒋权,卢啸,司沧和容韵文。

    还有一个,黑衣到目前,仍然在苦苦寻找的红睛。

    所有人,都在问,你们到底在哪里。

    一起从人界来的,那么,不管如何,他们彼此认定了,我们就是一家人。

    “你是何人?”许都守卫的侍卫,看着眼前这个银袍人,脸上现出一丝惧意。

    因为,来人的修为,太强大了。

    “你们城主可是青黎?”银袍年轻人脸上没有一丝异色,只是缓缓的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那侍卫话刚一出口,就知道说错了话,当下,便冷冷的问道:“你找我们城主什么事?”

    “我是他的老朋友,过来找他。”银袍人仍然十分平淡的说道。

    听到消息的庞栋出来了,作为青黎的心腹之一,庞栋,自然也知道,青黎有许多老部下,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说不得便是主公的老部下之一,单从这个气势和修为来看,很像。

    想到这里,庞栋便将青黎去钧天城的消息告诉了这个银袍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年轻人,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说道:”那我去钧天城。”

    银袍人刚走到没多远,立刻便迎上来十余人。

    “山主……”为首一人刚想说什么。

    “去钧天城……”银袍人说完,化成一道光华,直接冲向了天穹。

    众人看到这个场面,都是不由的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也纷纷化成光华紧跟而去。

    “我说了,我不嫁,即便他是钧天王又怎么样?”一个红衫少女瞪着一双精灵古怪的大眼睛,没好气的坐在自己的绣床之上,撅着嘴说道。

    “哎呀,傻丫头,我给你说,难得,钧天王看上了你,那可是你一辈子修来的福分,在这天界,谁不敬畏钧天王几分,你成了他的夫人,那么,那日后,这天界,便算是有你一半了。”一个老婆子在少女面前,絮絮叨叨的说道。

    “反正我不嫁,要嫁你自己嫁去。”红衫少女说着,便一把拉过被子,蒙在头上,根本不在理会,那老婆子说的什么。

    老婆子又叨叨了半天,发现,没有什么进展,当下,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就这样的离开了。

    到了门外,一个锦袍中年人看到老婆子走了出来,连忙急切的问道:“红睛姑娘怎么样了,答应了没有?”

    老婆子看着那中年人,缓缓的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中年人看到这个举动,知道事情多半也是不能成,于是眉头,逐渐的紧缩了起来。

    听到老婆子出了门,红衫少女,正是红睛,扯开辈子,坐在床上发呆。

    “黑衣,臭黑衣,死黑衣,你在哪里?”红睛的眼睛,逐渐的现出一丝十分迷茫的神色。

    钧天城,已然就在眼前,众人都是看的分明,青黎忽然感觉到,身旁的黑衣,身体猛然一震。

    “怎么了?”青黎知道,黑衣的沉稳,在其中,绝对是数得着的,如果不是遇到很重要的事,绝对不会这种状况。

    “我好想听见,红睛在喊我了。”黑衣的眉头之间,也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

    青黎一听,微微笑了笑:“没事,别想太多了,是你忧虑红睛太过,所以,才会如此,放心,如果红睛知道我们也在钧天城,那么,她一定会来到钧天城来找我们的。”青黎安慰着黑衣。

    “是我把她带出来的,而且,她还是一个女孩子。”黑衣的眉宇之间,依然紧锁着。

    青黎拍了拍黑衣的肩膀,语气很是平静:“红睛不但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放心,她一定不会有事的,就她那脾气,连猩虎看到她怵头,更不用说是其他人了。”青黎毫无忌惮的说着,然后,一句很是普通的话,却是将在一旁正在跟劫念等人闲扯的猩虎,重重的给打击了。

    猩虎听到此言,立刻翻着白眼用一种几乎是鄙视的眼光看着青黎。

    劫念等人听了,哈哈大笑,调笑着猩虎。

    “猩虎兄弟,怎么,你还怕那小丫头,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去,去,没事一边呆着去,别在这捣乱。”猩虎不耐烦的说着。

    众人哄堂大笑,黑衣看着在一旁,很是没有脾气的猩虎,不由的也是点了点头。

    “好了。钧天城就在前面了,大家都收敛一下,按照先前预定的,猩虎,朱然,跟我走,咱们先进城。”青黎说着,然后昂首向前走去。

    朱然,猩虎,紧跟在青黎的身后,就这样的向前走去。

    离城差不多有三里地的时候,青黎便看到,在前方,差不多有几个修行者打扮的人,在细细的打量着他们,看到了青黎的样子,一开始还不敢确定,但是,在看到了猩虎的样子之后,众人纷纷的肯定了,当下,便立刻走出来,首先冲着青黎行了一礼,然后恭谨的说道:“敢问,尊驾可是许都之主?”

    青黎看着那几人,微微一愣,然后,便不由的点了点头:“没错,我是青黎。”

    “哦,拜见许都之主,袁士霄大人命我们在这里相迎,大人自在城门外,恭候许都之主及众位大人的到来。”那人宫颈的说道。

    “好,那有劳诸位了。”青黎点了点头。

    “你,快去禀报大人,就说,许都之主已然到了。”那人指挥着下人去向袁士霄禀报。

    那人,急急忙忙的去了。

    却说袁士霄,回到了钧天城之中,关于在许都的城外,等候了这么长时间的事,他肯定是不会说的,他只是回复了任务,说青黎答应到来,而且,将自己在许都所见过的高手,整个许都的情况,大概的全部,给钧天王做了汇报。

    钧天王听了这些事,关于青黎和许都的实力,他倒是没有怎么在意,因为,在钧天王看来,许都在强大,也不会有钧天境强大。

    只要青黎说来,那这样,就可以了。

    “好了,现在众王都已经到来,那青黎,虽然实力有些差距,但是,现在,也可以代表魭天境的,除了幽天境之外,其他天境的主人都到了,所以,正好趁他们都在,让他们,来参加我钧天王的婚礼!哈哈哈!”

    说到此处,钧天王不由的话锋一转,语气平静了下来:“怎么样,红睛姑娘答应了没有?”

    说话间,立刻,便有一名仆人急忙说道:“司徒大人刚才来过禀报了,看样子,红睛姑娘,似乎还是不怎么情愿。”

    钧天王的眉宇之间,立刻闪过一丝怒色。

    “去告诉她,就在许都之主到了后,即可便举办婚礼,她嫁也得嫁,他不嫁也得嫁!”说着,钧天王又传了口气,对着下人说道:“时间紧迫,你们好生准备婚礼的一切事物,此乃本王的大喜之事,你们万万不可出了差错,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哼,你们都提头来见吧!”说完,钧天王便直接拂袖而去。

    青黎跟着那引路的修行者,一路步行着到达了钧天城外,在这一路,青黎不失时机的和那人聊着天,询问着,钧天城的情况,钧天王的情况,还有,钧天王手下的将官。

    当然,青黎打听这些,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看看,钧天城里,有没有自己的人。

    因为,青黎相信,自己的人,不管到了哪里,绝对都是强者之中的强者。

    对于这些,那个修行者,似乎并不怎么了解,但是,青黎,却是通过这个人,了解到另外一条十分有用的讯息。

    那就是,钧天王,要结婚了!

    钧天王结婚,那在钧天城,甚至钧天境之中,都是难得一见的盛事,所以,钧天城,对于钧天王要大婚之事,几乎人人全都知晓了。

    而且,传闻,钧天王也邀请了六王来参观,青黎心中也知道,钧天王,现在,只是在等待着自己。

    因为自己到了,那么,就说明,整个天界的主事之人,全部到齐了。

    虽然是因为墨的原因,六王加上他,来到了钧天城,但是,钧天王,却很会利用这个机会,让七个天境的主人,全部来为他庆贺,这说出去,也使得钧天王的名声,更加的响亮。

    新郎叫钧天王,众所周知,但是,新娘是谁,却是没有人知道,青黎甚至怀疑,这个婚礼,是不是钧天王为了增加自己的声誉,故意搞出来的,以钧天王的实力,想结婚,那自然是随意而行的。

    袁士霄听到了消息,在钧天城之外相候,看到青黎的到来,自然便是笑脸相迎,将青黎迎进了城去。

    进了城,青黎果然发现,在整个城中,都弥漫着一种喜庆的感觉,能让整个钧天城全部都充满了这样喜庆的感觉,看来,钧天王的大婚,果然是有其事。

    青黎到来的消息,立刻,便在第一时间,到了钧天王那里。

    对于墨,钧天王,是很重视的,否则,不然,他不会召集其他的天境之主,来钧天城商议此事。

    得知青黎到来,钧天王立刻通知剩余的六王,召开会议。

    青黎跟着袁士霄,穿过了这重重的楼阁,最终,来到了,这位于钧天城之中,最深处的地方。

    这是一扇镶金的大门,在门外,青黎感觉到了,里面所传来的强大力量。

    青黎立刻可以断定,钧天王等七王,都在其中。

    “只能你一个人进去,他们俩不行。”门口的一位剑者,看着青黎,趾高气昂的说道。

    “好,你们俩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来。”青黎点着头对猩虎和朱然说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青黎深深的知道这个道理,而且,青黎认为,这种小事,也没什么。

    这是对方的规矩,必须要遵从。

    因为,这是属于八位天界主人之间的对话,其他人,不能参与到其中,也是应该的。

    那个侍卫看了青黎一眼,缓缓的推开了那扇高大,华贵的木门。

    青黎迈步走了进去,刹那间,他身后的木门,就这样的关闭了。

    青黎缓缓的走了进去。

    里面并不暗,周围镶嵌的宝石,将这片区域,照耀的,发出了一种十分晦暗的光亮。

    这是一条十分的长的犹如走廊的般的厅堂,在走廊的尽头,便是有着一张长桌,而在长桌的两侧和一处的边缘,坐了七个人。

    不用问,那七个人,便是这天界的七位主人,而在长桌尽头主人的位置之上坐的那个主人,毫无疑问,便是是钧天王无疑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