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千秋不死人 > 第三百六十八章 逆改未来
    看着西伯侯,翼洲侯有千言万语,满肚子疑惑都在瞬间憋了回去!

    西伯侯不是被囚禁在羑里吗?怎么有机会逃出来的?

    可惜,西伯侯没有回答翼洲的话。

    “侯爷,敢问贵府前些年是否诞生一位女公子?”西伯侯看向翼洲侯,眼睛里满是严肃。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翼洲侯闻言愣住了,自家女公子一直养在深闺,因为年纪小尚且不能行走,所以无人可知。

    除了接生的稳婆外,以及翼洲侯府内院的管事、仆役,在无人听闻。

    内院的管事,决不可能将翼洲侯府内院事情说出去的。

    不过想到西伯侯神算无双,翼洲侯心中恍然:“不知侯爷千里迢迢赶来此地,可有见教?”

    “见教不敢当。之前在屋外观摩贵府气数,却有牝鸡司晨的气象。贵府女公子长大之后,必然祸国殃民殃及众生,致使天下大乱,乃是祸乱之源!”西伯侯声音里满是凝重。

    听闻此言,翼洲侯顿时面色不好看,一双眼睛里充满了阴沉:“西伯侯,我敬你乃是半个圣人,所以才将你请入府中,好生款待。可你纵使是天下第一神算,却也不该胡说八道!”

    翼洲侯的脸上有怒色开始升腾。

    “兄台,你我同为八百诸侯之一,我又岂能冒着得罪你的风险,来此胡说八道?”西伯侯温声道。

    听了这话,翼洲侯面色凝重:“果然如此?可有凭证?总不能因为侯爷的一番话,便叫我动手吧。”

    “岂敢!”西伯侯连忙道:“实不相瞒,在下曾经看到过未来一角。”

    翼洲侯闻言默然不语,过了一会才道:“可我还是不能相信。”

    “侯爷,你想一想,大王将我囚禁在羑里,错非是天大的事情,涉及到未来天下大变,我又岂会冒着生命的危险偷跑出来?”西伯侯看向了翼洲侯:“自从出了羑里,我便赌上了自己的性命,错非事情当真如此,我又怎会拿自己的命不当回事?”

    翼洲侯闻言沉默,西伯侯所言不无道理。

    “那你的意思是?”翼洲侯看向了西伯侯:“你难道叫我对自己的女儿下毒手不成?虎毒不食子啊!就因为不曾发生的未来,叫我杀了自己的女儿?”

    “岂敢!岂敢!”西伯侯连忙道:“道兄息怒,我本就无此意。”

    “我的意思是,侯爷日后将那女子养在深闺,不许其读书识字,不许其出门半步,整日里圈在楼阁内,待到二八年龄,赶早嫁了出去,免得生出祸端。只要将那女子养在深闺,谁能知道侯爷养了一个女孩?不与外界相通,怎么祸国殃民?”西伯侯一双眼睛看向翼洲侯。

    “不许读书识字?不能与外界相通?倒也不是不能接受!”翼洲侯闻言若有所思。

    “对了,我已经备好酒席,咱们经年不见,正好痛饮一番”翼洲侯揽住了西伯侯的肩膀。

    他将西伯侯的话听进去了,不然早就翻脸了。

    “不可,羑里随时都会有变数发生,今日来此乃是冒着奇险而来。老夫还要返回羑里继续监禁,告辞了!”西伯侯推开翼洲侯,脚步匆匆往外走。

    “我说侯爷,你算尽了天数,可曾算出自己何时脱困而出?”看着西伯侯脚步匆匆,在其身后的翼洲侯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时机到了,自然会有脱困之机!”西伯侯走出翼洲侯门外,然后与大土道人消失不见了踪迹。

    羑里

    紫薇面色紧张、忐忑、焦躁的坐在那里,万一此时有人闯进来,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只怕自己等西岐之人恐大祸临头。

    就在其心中七上八下之际,地上泥土翻滚,西伯侯与大土道人重新出现在屋子内:

    “你快走吧,天色不早了。日后,切莫来此,否则徒增变数。”

    一进入屋子内,西伯侯就要赶人。

    “父王,西岐龙脉被镇压,凤鸣西岐的大计夭折,您还要拿个主意啊?”紫薇看向西伯侯,露出了探寻之意。

    “拿主意?我被困在此地,能拿什么主意?真龙被镇压了又能如何?道门有三位圣人,还有一尊深不可测的道祖。道门大计谋划千年,决不可就这般轻易被破坏。”

    “离去吧!朝廷有真龙之眼,一旦被发现踪迹,你我父子必然死无葬身之地!”西伯侯开始赶人了。

    他还没活够呢!

    他要是活够了,也就不会废掉道功,冒着天大的危险出了羑里前往翼洲。

    听了西伯侯的话,紫薇无奈,不敢再问,只能随着大土道人身形消失在了泥土里。

    大内深宫

    子辛收了昆仑镜,静静的站在柱子前,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传温政”子辛道了句。

    不多时,就见温政面色恭敬的走上来:“见过大王。”

    “西伯侯出过羑里,西伯侯大公子也曾经暗中来过羑里!”子辛只是淡淡的道了句。

    “砰!”

    温政双腿一软,径直跪倒在地,眸子里满是不敢置信:“大王自何处得了消息?那羑里已经布下铜墙铁壁飞鸟难渡,西伯侯就算是有天大本事,也休想出羑里。况且,镇守羑里的都是皇宫禁卫,根本就不能被西岐买通。”

    子辛摇了摇头:“羑里布局,确实飞鸟难渡,但地下呢?”

    “地下?”温政愣住了,然后叩首:“臣疏忽,臣死罪。恳请大王降罪。”

    “切莫打草惊蛇,紫薇难得来一次上京,他既然来了一次,那就还回来第二次。暗中布置下去,只要紫薇再来上京城,就将其给擒住,本王要见见这道门定下的天命之子!”子辛眼睛里露出一抹危险的光芒。

    “下属遵命”温政恭敬道:“大王,西岐那边,道门丧心病狂,为了相助真龙脱困,竟然打开了一处阴曹两界通道,还请大王下旨,将道门列为邪门歪道,将其扫荡出中土。”

    “这就是道门的底蕴!这就是有圣人坐镇势力的实力所在!”子辛静静的看着温政:“天下间阴曹两界通道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你说若是逼得道门将所有通道都打开会怎么样?”

    “既然已经得了便宜,就不要赶尽杀绝。咱们已经镇压了道门真龙,夺了西岐气数,难道还不许道门出一口恶气?更何况,佛道相争,叫佛门去牵制道门的力量,朝廷才能抽出手来,处理更多的大事情。”

    说到这里,子辛笑了:“传本王法旨,赦封活佛为大法师,于嵩山修建道场,许其有设立神像,传道天下的权利。”

    “大王要佛道相争?若是惹出乱子打出真火,只怕不好收拾局面”温政闻言心惊肉跳。

    扶持佛门打压道门,必然会逼得道门反扑。

    现在大商一切都该以稳妥为主,稳字当先!决不可有半分乱子。

    稳如老狗,事后清算。

    “本王心中有数,这天下乱不起来,本王已经做了诸多布局,想要乱起来可是难着呢!”子辛笑了,声音里满是得意。

    真当他这十几年来是白过的吗?

    既然已经知晓了未来一切变化,他又怎么会不提前布局?

    温政退下,留下子辛站在大殿中,俯视整个朝歌。

    “该怎么处置西伯侯?若将西伯侯放回去,不知会惹出何等乱子。若不将他放回去,却也难办,未来必然会轨迹偏离,本王再无先机可言。最关键的是,西伯侯若老死朝歌,天下百姓如何看朕?八百诸侯如何看朕?”

    西伯侯不能死在朝歌。

    “这老东西果然不愧是狡诈如狐,根本就不漏半点马脚!”子辛抚摸着自家下巴。

    西伯侯做的够绝,直接自废武功,化成了肉体凡胎,没几年好活了。就问人王: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要是不放,老死在羑里,不知会惹出何等风波。到时候流言传播起来,再加上八百诸侯推动,三人成虎,到时候就是天大的麻烦。

    到时候给朝廷扣上一个‘虐待忠臣、逼死忠臣’的名声,然后八百诸侯起兵讨之,占据了大义,朝廷找谁说理去?

    “西伯侯不能放回去,必须要抓住紫薇,将紫薇斩杀之后,才能将西伯侯放回去。本王记得,前世便是紫薇一统天下,然后登临天帝宝座,化作长生不死的神帝!只要斩了紫薇,天下大势便可改变!”子辛眼睛里露出一抹冷光。

    他有心直接宣旨,令鹿台高手将紫薇直接抓起来斩了了事,可西岐也有高手,更有道门护持,他是不想和道门翻脸。

    至少,眼前不能和道门翻脸。

    他正在不断谋划,不断的潜移默化中更改局势,他需要时间。给他的时间越多,做出的改变也就越大,到时候胜算也就越大。

    道门三位圣人,再加上一位深不可测的道祖,就算是子辛心中也犯嘀咕。

    前世火烧鹿台的那一幕,他绝不想重演!

    三位圣人降临,荡平了大商所有的底蕴、后手,手段。

    一切面对圣人,都化作了灰灰。

    圣人之下,俱为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