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捂好我方马甲 > 第十三章 为恶
    人族就动用了修改基因的手段,拿很多女兽人当成了试验品。在长达二十多万年的时间里,兽人女性都宛若活在地狱里。

    这就导致兽人为了不让女兽人遭受这些,忍痛亲手送走才落地的女兽人幼崽。

    这是兽人至今都不敢碰触,痛苦不已的一段艰难岁月。

    直到五千年前,兽人再无一个女兽人诞生,有了灭绝的迹象。神族这时候出手,逼迫人族解放兽人,解决兽人的灭绝危机,还给兽人点了母地。人族不乐意,也不在乎兽人会不会灭绝。但神命不可违,在加上天人的支持,兽人才成功解放,成了第六种族。

    可刚解放的时候,兽人过的很差,人族也阳奉阴违,并不积极的帮助兽人。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了,不少人族开始真心实意的帮助兽人,让兽人延续存活了下来。据说是因为部分兽人有人族的血统。

    再后来,兽人稳定了,却为了争夺母地,发生了惨烈的内战,战火甚至蔓延到了其他星域,打了三百多年。

    人族的战队被王派来,让兽人结束了内战,并压着当时打仗的几个兽人首领,签了永不占据母地的协议。那之后,兽人们分散到了各个星域,各自为政为王。但先前的繁衍之恩也因为被赶出母地,不太做得数了。

    接下来就是不冷不热的来往着。黑市上的事情也不用提,两族官方的态度都是公事公办,多一个字都懒得说那种。

    “而这仅仅只是人族对于兽人的迫害,他们对水族,也没好到哪里去。虫族就更甭提了,被当成垃圾一样。羽族得了天人的青眼,人族里那些人不敢太过分,但也没把羽族当什么牌面上的东西......”

    金妮只是稍微细说了一下兽人和人族的复杂历史关系,其他种族懒得说。但只听这个,灿灿就很目瞪口呆了。

    “我要是兽人就在解放那天,直接兽形,一口一个吃了人族!!还舔天人,真是有大病!”灿灿真是气死了。

    不是,“人族到底是不是人类啊?怎么这么孙子啊?太不是东西了吧?”天人是这里的地球人,那人族是什么玩意儿啊?

    金妮拍拍蛋壳,“人族就是拥有绝对人形,不会变形没有异态的一类族群,外型看着和天人一样。”

    其实,人族也是不容易的,“在天人逃过来之前,他们其实是虫族水族和兽人共同的口粮。处于食物链最底层,谁都可以逮着他们随便吃,打牙祭。甚至有些地方那时拿人族当牲口养着,一旦有虫族来袭击,就把他们赶出去当祭品.......你看现在三个族群绝口不提当初拿人族当牺牲品的历史,只是不停给人强调洗脑现在的人族有多可恶.......”

    说到这,金妮笑容变大,“天人当初有一半原因是可怜人族的处境,不然要是想拉拢土著做同盟,兽人不是更好的选择?可当时养牲口最多的,就是兽人,天人估计是觉得兽人凶残无人性,不可交吧.......而现在兽人水族羽族集体失忆似的,却还是没有和人族撕破脸,不过是脸皮没那么厚,还有点心虚罢了。不然,就真的一口一个人族了.......”

    “........”灿灿抖了下,好家伙,人族以前也过的不是好日子啊。全员恶人吗?没一个好东西啊。这算是因果报应吗?

    “就是一种因果报应呀。所以说,五族关系很复杂的。不过人族没有天人好看,原始人族五颜六色的,后来学会漂染肤色,都弄成天人那种白净肤色,才好看了点。”

    灿灿笑出来,五颜六色是什么色啊?不会就跟电影里似的,皮肤是绿色粉色或者黄色的吧?

    金妮跟着笑,说要什么颜色有什么颜色。谈性也过了,推开蛋蛋,“继续忽悠牙牙去吧,多动动脑子,别整天就知道闯祸。埋你的时候我也很累好不好?”

    哼。灿灿滚远,正常人应该说埋你的时候我也很心疼的吧?真是的!

    被亲妈灌了一耳朵的黑暗历史,从新返回会议室的灿灿,面对除了牙牙之外的大臣,心情就变得很复杂了。

    唉,算了,大家都不容易,还是依旧过好当下吧。

    可因为灿灿天马行空的提议,文试问题讨论已经完全进行不下去了。大家脑子都很乱,纠结到打结了。

    “那就说选美的事呗。”熊孩子害得大家脑子打结,自己却完全不在意。

    牙牙这才真真正正认识到妹妹的活泼聪明,为什么活泼放在前面。

    大臣们自来都宠着小王女,也实在是不想再继续脑子打结,就纷纷放下手里的东西,拿出了选美议题。

    之前牙牙说过,灿灿瞅不见,就给她形容,让她有个概念。可后来牙牙意识到,灿灿始终都没看见过,那么,也就无从谈起任何的概念。所以上次她说过一次之后,就没再提。

    现代医学发达,不存在任何眼疾。但也会有新生儿降生的时候,自带眼疾的情况。但很快也就被医疗仓修复好了。但就算是这短短的时间,也让很多人记住了眼盲时候的感受。

    牙牙看知道妹妹看不到之后,就重点看过这类文章和自述。让她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说,当我看不到的时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黑暗而绝望的。别人跟我说天是蓝色的,很好看。我想象不出蓝色是什么颜色,我也不想象不出有多好看。当我能看到了,我才发现,蓝色的天是我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中的好看。

    这段话,看的牙牙很难受。妹妹虽然没有眼疾,但是她也是看不见的,想象不出来的。

    额,面对牙牙的心疼,灿灿很是一言难尽,她组织了下语言,也就是现编瞎话,“其实,在我刚诞生的时候,很短暂的,我是看得见的。之只是后来一直在蛋壳里,蛋壳又很厚,我就看不见了。我现在能行动自如,是因为周围的环境,会给我一种波动的反馈,也会有气味。”前面是假话,都是上辈子见过的。后面是真话。灿灿就是根据气味和不同的能量波动频率来行动和辨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