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 > 第5章 是你举报的
    江妈跟着点头:“是啊是啊,我家可没有!”

    张秀兰白着一张脸,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赶紧解释:“不是玉佩,是我说错了,就是块石头,我看着好看,心里想着要一块玉佩,就这么喊了。”

    说到后面越来越小声,越来越难为情。

    大家都信了,因为这么干的人还不少,买不起金啊玉的,捡着漂亮的石头就在家里摆着,小巧精致的就挂在身上戴着。

    但这大田村毕竟都是穷苦老百姓,大家都在为吃喝生存犯愁,这种附庸风雅的做派也算异类,大家看向张秀兰的眼神就没那么好看了。

    但总归是信了,江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人群中,王包婆忽然又高声问:“我瞧着可不像,那品相可好了,古时候的宝贝也不过如此。”

    这话一出,整个江家院子瞬间就安静了。

    所有人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江爸江妈又急又气,江妈寻常也不是个好相与的,此时一眼捉住王包婆,跳起来指着她,气呼呼地骂:

    “王婆子!你说话要讲根据的!我们江家就是普普通通的老农民,哪里来的古时候的宝贝!你这是起心不良,想害我家呢!”

    王包婆年纪没比江妈大多少,但她尖脸尖嘴的,长相很容易显老,同样的年纪,看上去就比江妈大了十多岁,此时被她当面喊婆子,当真是戳中了她的痛点,一张脸迅速凶相毕露。

    “放你娘的屁!我用得着害你家,你儿子脖子上戴的宝贝,那是多少人都看见的!用得着我说嘴!”

    “好啊!敢情是觉得我家有宝贝,所以就来偷宝贝了是吧!我看今天这小毛贼就是你吧!”江妈也不甘示弱,立刻指着她的鼻子对骂起来。

    “我呸!……”

    边上邻居想劝架,但王包婆不是个好相与的,谁劝架她就敢往谁身上拱火。

    再者,江家到底有没有宝贝,谁也不敢打包票,这时候谁要是出手相帮,万一过后坐实了罪名,连带着他们都要被问责,事关自家,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所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但没有一个人帮着说话或者劝架。

    江小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一颗心沉沉往下坠,这时代,就是这么凉薄。

    场面越闹越大,惊动的人越来越多,贺云笙有些害怕:“我们就这么看着么?”

    江小暖早就又退回人群之外,见他不安担忧,很肯定地点头:“嗯。”

    此时闹起来反而好,她心里盘算着要么趁着这个时候捣个更大的乱,正好叫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家什么都没有!

    但只怕事后爹妈哥嫂都不会放过她。

    正想着呢,外面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人群瞬间安静了,吵得不可开交的江妈和王包婆也后知后觉的停了嘴,顺着人群的目光,一起看向外面。

    江小暖听得很清楚,看的更清楚,心头一阵狂跳,也忍不住后怕和庆幸,是搜查队的人来了!

    “吵吵什么呢?”搜查队队长是个中等个子的男人,长得白白嫩嫩肥肥胖胖,在这样一个全民饥荒的年代,和周围一众瘦的皮包骨的人一比,就显得十分突出。

    大家对他的惧怕更加突出,前不久大田村才有一户人家,被这个刘队长给抓走了。

    江小暖虽然是个重生者,也知道在几年以后,龙夏国的政权会出现更替,到时候人们的日子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眼下,她也不敢冒头。

    她重生而来,只敢悄悄地给自己家里规避噩运,却也不敢冒头反抗,她只是个小姑娘,没实力也没能力更加不蠢不傻。

    刘队长带来了一个小队,个个穿着制服,精神抖擞,进了江家的小院子,就指挥着人直接进入江家几口人的房间,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江爸江妈、江孝林和张秀兰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屋里翻箱倒柜,动作粗暴,站在院子里都能听见“乒铃乓啷”的声音,四个人面面相觑,脸色苍白,冷汗涔涔。

    院子里站着的邻居们也是大气不敢出,瑟缩在边上,更有人趁着刘队长不注意,悄悄地溜出了院门,躲在远处瞅着这里的动静。

    这里,最淡定沉稳的,当属江小暖了,她微微低着头,站到了江爸身后,脑子里回想自己先前有没有遗漏的地方没有翻检,越想越淡定从容。

    贺云笙看看屋里,又看看她的神色,抿了抿唇,站在边上,跟着垂了头,掩盖住眸中若有所思。

    搜查队的人翻检的十分仔细,完全把江家的老底都翻了一遍,就连江孝林藏得一块钱私房钱,都被搜了出来,但却没找到一件“违规”的东西。

    刘队长阴鸷的视线扫过江家众人:“我接到群众举报,说你家藏了不合规的东西,是什么,自己交出来吧!”

    江爸是一家之主,此时微微弯腰,舔着笑脸上前说话:“刘队长,误会误会,您也看见了,我家绝对没有不合规的东西!就是他们小孩子闹着玩,弄了块漂亮点的石头挂在身上,这不,刚刚我家还遭了贼,把那石头给偷走了!”

    刘队长并不相信,视线压迫似的扫过众人,人群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出声说话。

    江家众人只能自己拼命解释,张秀兰和江孝林更是一口咬定,石头是在河边捡到的。

    忽然,小贺云笙开了口:“他们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见有人来偷东西,我们才跑出去喊人,他们就回来了,后来队长您就来了。”

    刘队长听了半天,再加上确实没搜到东西,已经确信江家没宝贝了,此时12岁的小贺云笙一说,他也就顺势下坡,只是白出一次工,无功而返,心里头气儿十分不顺,脸色就极其的难看。

    眼神四处一扫,就抓住了目标,朝着王包婆喝问:“是你举报的,吃饱了饭闲的是吧?主任在哪里?给她名字记下,把今年所有工分都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