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 > 第7章 喂他一嘴柴油尾气
    江小暖面色瞬间煞白,她想起一件事,当年她家里出事的时候大嫂张秀兰就在家里养胎,搜查队凶神恶煞地进来查东西,她不知道怎么想的,还跟人动手抢了起来,那些人不知道她是孕妇,再说这年头孕妇也不像后来那么矜贵,总之不晓得谁下了两记狠手,张秀兰被打的流产了。

    而这回,家里没有被搜查队查出违规物,张秀兰也没有跟人动手,她怎么就……?

    炎热的夏日里,江小暖却浑身冒冷汗,一颗心“噗通”、“噗通”地狂跳不停!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江妈一回头,见她还杵在那里不动,不由拍着巴掌急急催促,脸上全是急色,这可是她的大孙子!千万千万不能有事!

    江小暖一个激灵,转身拔腿就跑。

    卫生院在永安镇上,从他们大田村走过去,只怕走到天黑都走不到!江小暖浑身是汗跑到村口,就希望这时能有一辆自行车带一带她!或者驴车也行!总归比她两条腿来的强啊!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响起一阵“叮铃铃”的自行车打铃声,紧跟着一道粗哑似公鸭嗓子一样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小暖?你怎么跑成这个样子?你要干什么去?”

    竟然是秦忠汉?她前辈子的前夫,一个发达富贵以后就抛弃糟糠之妻的无耻之徒!

    江小暖现在有急事,没时间收拾渣男,更加一个字也不想跟他说,闷声不停往前走。

    岂料她不想搭理,秦忠汉倒觉得反常了,江小暖这小姑娘往常一看见他就抿嘴笑,他只要一和她说话,她就羞红了一张粉嫩的小脸,他又不是木头疙瘩,而且早就在镇上邮局上了两年班了,她对他有意思,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但眼下她又是怎么回事?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手段?

    嘿!有意思!

    秦忠汉蹬上脚踏板,保持着溜车的速度跟在她边上,嘴里不停地在问:“你是要去镇上?这个点儿你去镇上干什么?我听王主任说你今儿中午晕倒了啊?是中暑了吧?那就更应该回家歇着了啊,这么大的太阳你跑出来干什么?没得把你白嫩的皮肤都晒黑了。”

    江小暖听着简直忍不住翻白眼,她一个不分冬夏晴雨在地里刨食的女人,怕晒什么黑啊?!有没有点脑子?!

    可偏偏前世的自己就很吃他这一套!

    她忍着怒气站住了脚,漾出一抹笑,甜甜地问:“忠汉哥,我有急事,把你自行车借我吧?”

    秦忠汉一愣,随即笑了:“说什么傻话呢,我这是邮局的车,是公家的,哪能随便借人?”边说还边自豪地挺了挺胸膛。

    就知道你不肯,不借就滚远点!

    江小暖把笑脸一收,继续朝前走。

    秦忠汉这才意识到刚刚说的不妥,显得自己很小气一样,他赶紧跟上,补救道:“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江小暖面无表情:“不用了,谢谢。”

    秦忠汉听得眉头一皱,侧头去看她的脸色,不像是装的,不由纳闷,这姑娘怎么回事?这就生气了?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就听身后响起“突突突”的拖拉机的声音,村里上镇上就这么一条路,道路不宽,刚够拖拉机走过去,秦忠汉只好收起逗江小暖的心思,赶紧从自行车上下来,站到路基边上给拖拉机让路。

    江小暖却是心头一阵狂喜,拖拉机啊!那可是现在进城的最快速的交通工具了!

    她立刻转身去看,坐在驾驶室的果然是熟人,是顾家的石头叔!

    她立刻举起手来打招呼:“石头叔!你是不是要去镇上啊?”

    拖拉机的声音很大,她要是不连喊带比划,开拖拉机的人根本就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石头叔为人和善客气,看见她招手就拉动刹车停了下来,笑着点头:“我去镇上,你要带什么?”

    他会开拖拉机,上镇上很方便,人品也好,很多人都乐意托他带东西。

    江小暖摇头,急急道:“不是,石头叔,你能带我去镇上卫生院吗?我大嫂不舒服,我妈叫我去喊赤脚医生去看看!”

    石头叔一听,赶紧叫她上车:“坐后面,抓稳了,我开快点!”

    江小暖二话不说,拿手背抹了把脸上的汗,就往车斗上爬,徒留扶着自行车的秦忠汉站在路基边上,吃了一嘴的柴油尾气。

    直到坐稳了,她才惊觉边上还有个人。

    贺云笙也跟着她上来了。

    “你怎么也来了?”

    “我陪你去。”贺云笙话不多,坐稳以后,就拿出了一把花生,和一个铁皮水壶,正是她之前给他用的那个,“我刚刚又灌了点糖水,你喝点。”

    这孩子还挺细心!

    江小暖接了花生一口气吃了一多半,又喝了半壶糖水,这才觉得人缓过劲儿来了。

    不得不说,有个空间就是好啊!身上带再多的东西,都不嫌累赘!

    拖拉机停在卫生院门口,江小暖把水壶还给他:“收好了!”

    她跳下车斗,朝里面跑,石头叔在后面喊她:“我去粮站拿种子,你们先往回走,我等下路上接你们!”

    粮站领粮种有的时候是要排队等的,她家大嫂看病要紧,石头叔想帮忙,但也不好叫她在这里等着浪费时间,那就反而帮了倒忙了!

    江小暖谢了他,一头跑进卫生院,正好陆老医生刚出诊回来,她双眼一亮,立刻拉住人简单说了一遍大嫂的状况。

    这位陆老医生是很有名的正直好医生,一手好医术在永安镇以及附近所有村子都是有名的,大家都指明了要他瞧病,所以一般他不是在出诊,就是在出诊的路上。

    今天能被江小暖遇上,不得不说她运气是真好!

    但好运气也挡不住张秀兰命中注定要滑胎,等江小暖带着陆老医生做了石头叔的拖拉机回到家里的时候,张秀兰的胎已经落下来了,不仅如此,因为她神色激动,还有大出血的征兆。

    江爸江妈和江孝林的脸色都不好,江妈更是又要安慰她又要给她清洗,忙的焦头烂额,见着江小暖归来,三人齐齐朝着她质问:“死哪里去了?叫你喊个赤脚医生,你去这么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