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年代锦鲤她老公有空间 > 第20章 他们是姐弟吗?
    那两块地长势特别好,完全不像是饥荒年景该有的长势,她一直怀疑是贺云笙给加了空间井水的原因,要是两位领导以此做评判定目标,要求他们大田村以后番薯的产量都要这样,那就完犊子了!

    如果给大田里也加井水,那他们,不,贺云笙以后不是要累死?!

    关键是,空间的井水也没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万一就是有限的呢?

    再万一,空间井水是无限能用地,但因为要给大田加水而暴露了贺云笙有空间的事,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不被他们知道那两块异常番薯地为最好!

    然而她注定失望,两位领导一听立刻点头,且十分积极:“走走,现在就去看看!”

    江小暖的心哇凉哇凉的,偏偏王主任还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朝着他们藏身的地方喊道:“江小暖,贺云笙,领导们要去看看番薯地,你们带路。”

    这可如何是好?她皱起眉头,得好好想想对策啊,收获的时候故意少收点?还是趁人不备叫贺云笙收一半进空间藏着?

    他们两人走在前头,王主任他们三个在后面跟着,中间隔得距离不短,江小暖忍不住先小声地给他打预防针:“以后千万别把空间里的井水拿出来用。”

    别怪她自私,万一泄露出去,那不是闹着玩的,这年代贺云笙会被打倒封建思想抓起来改造,过十几年会被抓进实验室上试验台的!

    贺云笙也一直怀疑是不是井水的原因,所以他们两块地的番薯长得格外的好,闻言郑重点头:“我知道了。”

    “你们俩在说什么?”后面汤部长忽然出声问道。

    两人都吓了一跳,一同回头,然后摇头:“没说什么啊!”

    汤部长此时脸上笑呵呵的,开玩笑似的问王主任:“他们是姐弟俩吗?倒是有默契。”

    “不是。”王主任和贺云笙一起开口。

    江小暖想说“是”都没有机会,索性抿了嘴没回答,回头继续领路。

    身后王主任的声音平板无波:“这孩子叫贺云笙,家里长辈都走了,只有个亲姑姑,但他不愿意去,老宅也叫人推了,没地儿住,暂时住在他们江家。”

    汤部长没说什么,倒是杨副部长忽然问:“有亲姑姑为什么不去投奔?他家老宅怎么倒的?”

    所有人脚步都是一顿,连王主任都很意外,她不爱凑热闹,对村里每家每户的事情还真不知道,杨副部长这问题,她一时间还真的回答不上来。

    杨副部长见她这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板着一张脸淡淡道:“身为一村的主任,也不能光顾着生产。”

    王主任脸上顿时一阵火辣辣的。

    汤部长又笑呵呵地打圆场:“咱王主任心里有数着呢,这趟先考察番薯地要紧。”

    此时正好走到贺家老宅,江小暖硬着头皮等着他们先赞美一番然后开始定目标做计划,没料走进去一看,所有人都愣在那里。

    原本长势极好的番薯地,如今一片狼藉,藤蔓全被扯断扔在一堆,地里刨了好些泥坑,像是被人提前挖了一样!

    江小暖目瞪口呆,哪里冒出来的这么给力的队友!真是谢谢他八辈祖宗!

    王主任却急了:“这还没熟呢?你们怎么就给挖了?”她也是一时情急,地是贺家的,也是江小暖他们种的,下意识就以为是小孩子不懂事,等不及番薯成熟提前挖了。

    她好一阵可惜,多好的番薯地啊!

    要是等到十一月成熟,绝对是高产的典范!

    贺云笙赶紧摇头:“不是我,我知道还没长熟。”

    江小暖也赶紧摇头:“也不是我啊!”她一直都在农场仓库那边负责番薯苗的事呢!

    “那到底是谁?”王主任急死了,原本想让两位领导看到番薯的长势,为大田村广泛种植番薯争取到机会,结果偏偏就被人把番薯地毁了!

    汤部长站在边上后背双手观察了半晌,道:“这是被人故意破坏的,王主任你治下出了这种事,是民生不安啊!”

    又来一项罪名!

    王主任冷汗直冒,心知种番薯这事儿多半是不成了,说不定她头上这顶乌纱帽也要不保。

    虽然江小暖私心不想让人看见贺家和自家的番薯地,但是若因此影响到了大田村种番薯的前程,那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她赶紧开口:“两位领导,我家菜地里还有一片呢,也长得很好,就在前面不远,很近的。”

    杨副部长转头去看汤部长,汤部长摇头:“不用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尽快赶回去研究讨论一下。”

    完了!

    王主任刻板的脸此时更是拉的连一丝褶皱都没有了,把人一送走,王主任就在大田村口敲响了铜锣,把所有人都召集在了村口的广场上。

    “在我们大田村,发现了破坏分子!贺家老宅的番薯地,是我们大田村的模范地!虽然是种在自留菜地里的,但长势好,又种的早,将来产量会如何大家都有目共睹,我是准备汇报了镇上,给咱们大田村争取奖励的!现在被人恶意破坏毁掉了!”

    王主任沉沉的视线扫过所有人,然后冷声道:“是谁,我希望他自己站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自首我顶多扣你工分!但要是最后被我抓到,那就直接送交镇上解决!”

    “同时,我希望大家积极配合指认,最近谁往贺家老宅去了!又是谁动手破坏了番薯地!但凡举报,查明属实的,就有奖励!”

    人群一下子议论开来,大家纷纷自证清白,又拉帮结派互相证明。

    江小暖和贺云笙也站在人群里,忽然觉得有一道阴冷如毒蛇般的视线死死盯在她身上,她凭直觉转头去看,就见苏玉英幸灾乐祸般的瞪着她,眼神怨毒。

    她的身边并没有秦忠汉的身影。

    江小暖微微蹙眉,转回身,不一会儿又觉察到那道让人极其不舒服的视线,可再转回去,又什么都没看见。

    贺云笙疑惑:“你怎么了?”

    “没事。”江小暖直觉不对劲,下意识叮嘱,“你以后出门小心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