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镇守边关被诬陷,开局陆地神仙 > 第二十七章 他们不够,再加上我们呢?
    发生在老刘身上的事情只不过是这偌大的肃山关内一个微不足道的缩影。

    在这个同样的清晨。

    无数肃山军的老卒们都提起了他们尘封已久的肃山刀。

    老迈的身躯无法阻挡他们胸膛里那跃动着的火热。

    他们坚信,自己今日的付出,定会换来未来整个大夏亿万同胞的新生!

    半日之后,洪烈老将军还在军营之中操练士卒。

    可当一名传令兵将信报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拿着那封信报的手掌竟在微微的颤抖。

    洪烈老将军收起信报,毫不犹豫的转身上马,离开驻地,朝着肃山关内冲去。

    治粟府外,此时已经汇聚了无数百姓。

    当他们看到那一身戎装,骑着战马飞奔而来的洪烈老将军时,原本就已经列好了队伍,并不显得如何凌乱的百姓们中间直接让开了一条通路。

    洪烈老将军纵马而过,就在他的正前方,治粟府的门前,无数各式各样的布袋堆积成了一座几乎将治粟府大门都堵住了的小山。

    “洪老将军,您可算来了。”

    “这些人,他们……”

    “唉……”

    治粟府中一位文臣官员看着街道两旁那尽皆沉默不语的百姓们,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真的堵得慌。

    老卒再举刀啊!

    还没等洪烈老将军翻身下马,那些一直沉默着的老卒们竟同时怒吼出声。

    “将军,属下不服!”

    “尔等有何不服之处,尽可说来!”洪烈老将军骑在战马之上,他凛冽的目光掠过众人的脸庞。

    素以威严著称的他,从来都没有士兵胆敢与他正面对视。

    但今日,当他的目光扫去,这些已经头发花白,身躯残缺的老卒们,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低下自己的头颅。

    老刘此时正好距离洪烈老将军最近,他便朝着洪烈恭敬的抱拳行礼之后,沉声说道:“禀报将军,我等不服之事,乃是将军你前日在侯爷面前所献之策。”

    洪烈目光一凝,他看着这些老卒,看着他们面前堆积起来的小山,他怎么会不明白这些老卒们的心思?

    可他此时依旧没有半点动容。

    仅凭这些老卒,难道就能代表整个肃山关的百姓?

    他们想要送死,却也不能强行要让那些百姓与他们一同赴死!

    洪烈冷喝一声:“老夫献策之事,你等有何不服之处?”

    老刘脸上没有丝毫怯懦:“我等不服将军你让侯爷留在这肃山关内坚守送死!”

    “你们不服?此事乃是侯爷与老夫共同商定之事,容不得你们不服!真以为就凭你们也有资格代替整个肃山关的百姓做主?你等若还有半点身为肃山老卒的骄傲,便立刻给我滚回去,想死,等我们黑龙军拼光了再说!”洪烈说道。

    “洪老将军且慢,若是再加上我们呢?”

    远处传来一道高呼声。

    洪烈扭头看去,在那高呼声后,众人耳中便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所有的老卒在此时全都忍不住扭头向后看去。

    此时的他们却看到了一幅注定让他们永世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无数百姓犹如潮水一般朝着他们这里涌了过来。

    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一个装的鼓囊囊的布袋。

    老卒们不用任何人吩咐,所有人都向着两侧让开了一条能够让这些百姓们通过的大路。

    百姓们奔跑着赶了过来,虽然都是气喘吁吁,脸上却都挂着‘总算赶上了’的喜悦。

    “叮叮当!”

    无数布袋飞快的从百姓们手中汇聚到那本就已经很宏伟的小山之上。

    短短片刻,那座小山便已经飞快的膨胀起来。

    一缕缕银色金色的光芒从布袋的缝隙之中露出。

    那布袋之中装着的分明就是一袋袋品质上好的金银财物!

    “洪老将军,你刚才是说这些兄弟们没有资格代替我们整个肃山关的百姓做主,那现在再加上我们呢?”

    “不光是我们,其他还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们赶不到这里,便去了距离更近的府衙。”

    “加上我们所有人,是不是便有资格为我们这些肃山关的百姓们做一次主了?”

    战马之上,洪烈捏着缰绳的拳头越捏越紧。

    “你们想说什么?”洪烈此时内心极度波动。

    他甚至说不清楚他现在到底是一种何等的心情。

    “我们想说的,刚才这位兄弟已经帮我们说的很清楚了,我们不想让侯爷留在肃山关里为我们送死。”

    那百姓之中一位领头的大爷感慨的说道。

    洪烈神色复杂的看着那精神矍铄的老大爷,道:“老大哥,你可知你这话到底代表着什么?”

    老大爷自然笑着说道:“这种事情,我如何不知?且不论这些,洪将军,我只问你,你觉得我现如今的身体看起来如何?”

    洪烈自然点头,道:“老大哥身体康健,气血充盈,自是没有任何问题。”

    老大爷点头,很是认同的说道:“洪将军说的不错,我身体康健,气血充盈,然而洪将军你可知道,我乃是六年前逃难到这肃山关中的一个难民吗?”

    没等洪烈开口,老大爷便继续说道:“我不敢说我这辈子有多少见识,但就凭我这一把年纪,辗转逃难了上千里地,也能够说的上些话了,我想说,若是没有小侯爷在,六年前,我便应该死在逃难的路上了。”

    “若是没有小侯爷苦心经营的这肃山关为我们开仓放粮,不计一切的为我们谋生计,谋活路,我这种老骨头,早就应该被那些野狗豺狼分而食之了,不知道洪老将军以为然否?”

    洪烈沉默了,但这是事实,容不得他不点头。

    老大爷继续说道:“我非是一人至此,但能苟活六年之久,现如今竟还身体康健,在这般乱世之下,实属奇迹也,况且我已经活够了,我能亲眼看到我的孙子长大,甚至还都已经娶了妻子,这已然是小侯爷给我的极大的恩赐了。”

    “人,不能忘本,小侯爷给我的恩惠,我这一辈子都还不完,洪将军你难道忍心看着一个老汉在临死之前心中满怀着愧疚和悔恨吗?”

    “洪将军你以为让小侯爷与我们一起留在这肃山关中赴死,便是对我们最好的交代。”

    “你错了!你这分明就是不把我们这些人当成人看!”

    “你这分明就是把我们都当成了不知回报的畜生!”

    “小侯爷若真的为了我们战死在这肃山关中,你让我们这些人纵然死后,还有何颜面去见我们的祖宗!”

    “你这是在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洪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