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人间正道之大宋提刑 > 第二章 竹露镯
    刚刚踏进朱万福的院门,就可以听见屋内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之声,哭泣之人应该就是朱莫氏了,此外还有一个男人的安慰声音,自然就是何金水了。

    徐逍遥等三人踏进屋门,朱莫氏便停止了哭泣,虽然朱万福已近天命之年,但是朱莫氏却是三十出头的美貌少妇,应该是朱万福的续弦之妻吧,朱莫氏表弟何金水至多也不过而立之年,见到三个身穿差服的公人进来,连忙上前见礼,“三位捕快大哥,姐夫为人良善,却遭此横祸,还请三位能够找出真凶,替我姐夫伸冤啊!”朱莫氏听闻此言上前到了一句万福,央求徐逍遥等为他的夫君报仇。

    徐逍遥抱拳回了一礼,对着男子道:“你就是发现死者的何金水吗?能不能说说当时的情景?”何金水点了点头,“正是在下发现了姐夫的尸体,当时我一出门就看到巷子里卧倒了一个人,衣服和我姐夫的一模一样,连忙上前查看,发现姐夫已经胸口中刀,死去多时。在下自然是大惊失色,连忙叫来了姐姐,让她看住姐夫的尸体,自己则跑去衙门报官,当时的情形就是这样。”

    徐逍遥沉吟了一下,问道:“死去多时?你是何时发现的死者,怎么知道他死了多久?”

    何金水回忆了一下,道:“那是因为姐夫卯时一刻从家门出去,在下发现尸体的时候已经是卯时二刻之后,这已然过了快个小半个时辰。而且我发现伤口的血液已经凝住,平日里这么大的伤口要凝住血液,至少要一刻钟吧,所以我推断姐夫已经死去多时了。”

    “你说你发现尸体之后,马上就去报案,从这里到衙门,就算慢慢踱步,也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你发现尸体是刚过卯时二刻,为什么直到卯时三刻才接到你的报案,这其中的一盏茶的时间,你去干了什么?”

    何金水闻言赫然一笑,掀开裤腿,露出一大片擦伤的痕迹,“当时在下心中火急火燎,却是重重摔了一跤,所以到了卯时三刻才到了衙门,真是欲速则不达啊!”

    徐逍遥瞟了一眼伤口,果然是新伤,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发现尸体之时,可曾在巷子里见过什么可疑之人?”

    何金水摇头表示没有看见。

    “那么朱老板生前可曾与人结冤呢?”

    何金水看了一下朱莫氏,道:“在下刚来长兴县投奔姐姐不到三个月,但是也知道姐夫是个为人宽厚的长者,从来都是自己宁吃三分亏,也不让别人得一分委屈的大好人。邻居朋友见到姐夫,也是谈笑开怀,从来没有见过一人说话姐夫的坏话。”

    朱莫氏闻言也是轻轻拭泪点头,表示朱万福从来没有与人结冤。

    张长弓闻言凑到徐逍遥耳边道:“徐捕头,这案子找不出行凶动机,凶手又很可能无人见过,岂不是成了无头公案,无从查起了吗?”

    徐逍遥心中也是有些犯难,自己虽然办案不多,但是衙门里的案卷却是没有少读,最难破的案子往往不是诡异之案,而是那些平平如常的案子,因为案子有诡异就说明了有迹可寻,凶手也许用了什么诡计,但是只要多给些时间,总能搞清楚诡计的玄机,可是那些看似普通的案子就大大不同,如同今日朱万福的案子一般,案情简单,平淡无奇,但是却是下手无从,放矢无的。

    徐逍遥想了一下,继续问道:“你们两人今日是何时起床,在家可有听见什么异样的声响吗?比如惨叫声或者是喝骂声?”

    朱莫氏摇了摇头,道:“今日我们三人都是卯时起床,在家里也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

    何金水也是附和补充道:“今日早晨刚过卯时,我们三人就吃过了早饭,姐夫和往常一般,大约卯时一刻就出了家门,去豆腐铺照看生意。姐夫出门后,我和姐姐聊了几句闲话,姐姐便去收拾碗筷,浆洗衣服,我则是去院子里喂鸡,到了鸡笼之后,发现破了一个大洞,便找来工具修补起鸡笼来,等到修补完成,就出门想去到姐夫铺子里帮忙,可是一出家门,唉――”

    徐逍遥闻言沉吟不语,张长弓则是轻叹一声,“如此看来,只好问问这条巷子的其他住户,看看他们有没有听到或是看到什么了。”

    徐逍遥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朱万福的钱袋和钥匙,问道:“你们看看这可是朱万福的东西,钱袋里有没有少了什么财物?”

    朱莫氏停止拭泪,伸出手来接过钱袋,打开一看,道:“没有短了财物,就是这七八十枚铜钱。这串钥匙也是夫君所有,分别是家中屋门院门各一把,铺子前门后门各一把,正好四把。除了这串,只有小女子这边还有相同的一串。”

    徐逍遥瞟了一眼朱莫氏手腕上的玉镯,道:“你夫君一日生意进帐几何,铺子里还有旁人帮忙吗?”

    “夫君做的是小本买卖,本是赚不了几个钱的,不过因为夫君素来为人厚道,以心换心,长兴县的街坊多有捧场,一日下来进帐也是颇为可观,足有近百铜钱。铺子里本来有个老潘头帮忙打个下手,但是因为年老多病,三个月前就不干还乡不干了,所以小女子才叫来表弟帮忙,如今铺子里只有他们两人。”

    “恕在下冒昧地问一句,难道朱老板就没有子嗣吗?”

    朱莫氏闻言脸上一红,轻声道:“大姐倒是产有一子,但是八年前却是母子两人双双得了疫症,离开人世。小女子虽然有心延续朱家香火,可惜十五年来,天不遂人愿,始终没有消息,大概是小女子上辈子积德不够,所以这辈子命里福薄了。”

    徐逍遥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忽然问道,“你们夫妻的感情是不是很好?”

    朱莫氏闻言有些意外,不知所措地看着徐逍遥。

    徐逍遥指了指朱莫氏手上的玉镯,道:“庞记珠宝斋刚刚从临安进了一套岁寒三友玉镯,此套镯子极为名贵,一套玉镯共有三只,分别为松涛镯、竹露镯和梅香镯,其中松涛镯尺寸最大,造型大气,更加适合男子,竹露镯居中,男女皆宜,梅香镯却是甚为小巧,专为纤瘦的女子和女童设计,而你手腕上所带的就是竹露镯。这三只镯子不论大小,都叫价十二两银子。刚刚你说朱老板日进百钱,即便不吃不喝,要买下竹露镯也要一年的积蓄。所以我才大胆推测你们夫妻感情必定甚笃。”

    朱莫氏摸了一下手上的玉镯,脸上露出悲怆之色,垂泪道:“这是夫君三日前买给小女子的生辰礼物。虽然我们是老夫少妻,年岁相差甚大,却是结发为连理,恩爱两不疑。夫君不记小女子始终一无所出,待我怜我如同仙女一般。”说到这里,朱莫氏忽地双膝一曲,跪倒在地,哭号道:“大人,求你帮帮小女子,找出那杀千刀的恶贼,为我夫君报仇啊!”

    徐逍遥连忙以袖拢手,将朱莫氏虚扶了起来,保证自己一定不会让行凶之人逃出恢恢法网。

    徐逍遥口中如是说,心中却是没有任何底气。本来自己细细盘问朱莫氏和她的表弟,就是事出有因。试想朱万福已经是五十岁的老头了,膝下又没有子嗣,朱莫氏又是年轻貌美,发现尸体的还是朱莫氏的表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会不会是他们两人私下里有奸情,就合谋杀死了死者,好谋夺朱万福的家产。

    可是刚才一番盘问下来,却是没有丝毫破绽,而且朱万福确实对娘子宠爱有加,朱莫氏的悲伤之情也不似作伪。可是如果凶手不是他们两个,那这件案子可就真的成了无头公案,如此一来,要想找出真凶,就堪比大海捞针了。

    徐逍遥一下子也问不出什么,只好宽慰了两人几句,然后带着李萧和张长弓分别到巷子里的街坊家中,一一询问口供,看看有否任何发现,但是从巷尾到巷头,却是没有一户人家听到过什么动静,毕竟案发的时间实在是太早了,卯时一刻是临醒前的一刻,但也往往是睡得最香的一刻。

    正当几人有些莫衷一是的时候,一直看守尸体的王公道,有些犹疑地道:“徐捕头,你看会不会是这条巷子的某个人杀了朱万福呢?”

    徐逍遥闻言忙道:“王老哥,快些说说你的看法。”

    (木头现在才知道连续投票有了限制,怪不得上个周末票票少了好多,总算松了口气,昨天还惶恐地以为是书友们离我而去了。本周会一如既往地稳定更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