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人间正道之大宋提刑 > 第五章 莫名其妙的敌意
    可能府中生变的缘故,所以即便是大白天也是府门紧闭,一片肃杀之气。李萧上前叫门不久,朱色大门便‘吱呀’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赤色服饰的家丁,见到门外站着三个衙差,淡淡道,“你们到高府有何公干啊?”

    徐逍遥上前一步,道:“这位小哥,我们是县衙的捕快,此来贵府是想求见高明冲高老爷。”

    家丁顿时变了脸色,“你们找茬不是?明知道我们老爷中风昏迷了,还来寻这个穷开心!”家丁抛下这句话,就想将大门摔上,却是被徐逍遥一把顶住,好言好语道,“这位小哥,如果高老爷身体违和,不便见客,我们见见你们高府的话事之人,也是一般,不知可否代为通传一声。”

    家丁闻言眉头一皱,正要呵斥这几个纠缠不清的小捕快,却是忽地想到最近长兴县的一个传闻,脸色一转道,“你叫什么名字?帮你通传也要有个名号吧。”

    徐逍遥微微一笑,颇为有礼地道,“在下‘人’班捕头徐逍遥。”

    “徐逍遥?”这个家丁露出恐慌的表情,指着徐逍遥的鼻子道,“你就是‘长兴公子鬼见愁’徐逍遥?啊――徐逍遥来了!”家丁慌张地丢下几人,连大门也忘了关上,丢魂落魄地跑得不见了踪影。

    徐逍遥和王公道无奈对视一眼,不由摇头苦笑,想不到恶名传千里,自己已然有了这番声威,真是有些啼笑皆非。

    既然无人通传,徐逍遥也不是怕事循规之人,当下便推开府门,带着王李二人往里面闯去。既然高明冲出了事情,想来也是高家少爷话事,徐逍遥随便拉住府中一人,问了高家少爷何在,那人头罩斗笠,背带箩筐,三言两语帮徐逍遥指明了去路,便行色匆匆往府外而去。

    徐逍遥看着此人离去的背影,脑中却是泛起一种熟悉的感觉,怎么似乎在何处遇过此人呢?对了,他的那身衣裳好是眼熟,可是到底是在何处看过呢?如果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应该没有这么深刻的印象才对。

    王公道见徐逍遥有些发楞,忙问出了何事,徐逍遥自然说不出个所以然,还是挥了挥手,带着两人往高家少爷房中走去。

    高府在长兴县城之内,自然不可能有多深的庭院,不多时便寻到了地方,还没等徐逍遥上前拍门,里面就传来了一声男子的暴喝,“徐逍遥是吧!难道你真以为我会怕了那个什么鬼见愁,如果他敢来我高府,定叫他有来无回,死无全尸!”

    门外三人都是被此话的内容吓了一大跳,面面相觑之下,徐逍遥不禁踌躇着还要不要上前叫门,什么人对自己会有这么大的怨气,虽然长得俊俏了一点,应该也不会招人如此嫉恨吧?

    接着房间里又传出一阵砸碎花瓶的声音,还伴随着方才那个男子的咆哮之声,这场动静过了半晌才平息下来。徐逍遥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拍开了这扇怨念之门,尽量用平和的语调道,“长兴县‘人’班捕头徐逍遥求见高申少爷!”

    徐逍遥此言一出,房内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正当徐逍遥还要叫门之时,里面又是一阵唏唏嗦嗦的声音,接着一个气色不佳、头发有些散乱的男子打开了房门,这个男子年纪三十不到,如果不是此种表情气色,也算得上是个风流人物,比起气质儒雅的陈大忠来还要耐看几分,他目带凶光地在门外三人脸上扫视了一下,对着李萧阴沉地道,“你就是那个徐逍遥?”

    “”李萧被男子骇人怨气所摄,立刻将手一指,出卖了自己狂热崇拜的徐捕头。

    为了生命安全计,徐逍遥虽然很想逃离此地,但还是面露笑容地道,“在下正是徐逍遥,”

    男子冷笑一声,“我就是高申!想不到鬼见愁的徐逍遥,就是这副弱不禁风的小白脸模样。我当还是如何了不得的人物呢!”

    徐逍遥挺了挺并不魁梧厚实的身板,小心斟酌着辞句道,“高公子,如果徐某没有记错的话,你我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可是高公子似乎对在下怨气不小,这其中是不是有些什么误会?”

    高申眼中射出可以将徐逍遥燃成灰烬的怒火,额头上还爆出了青筋,似乎就在暴走边缘。就在徐逍遥考虑是不是要暂时告辞开溜的时候,高申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情绪平息了下来,沉声道,“有事说事,本公子忙得很!”

    一头雾水的徐逍遥虽然满肚疑问,但还是进入正题,将孙大嫂一事原本道出。徐逍遥说话之时,高申时不时地投来阴狠的目光,也不知道将徐逍遥的话听进了几分。

    等到徐逍遥结结巴巴地将事情说完,高申脸上露出嗤笑之色,“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外面将徐捕头传得如何神通广大、三头六臂,竟然会相信一个刁妇如此漏洞百出的无稽之谈。且不论家父近日来为了迎宾送客,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功夫应付一个家中帮厨的仆妇,更何况家父不理县中事务已然多年,此等民政之事本又不是家父的职责所在,如若真的听闻此事,也必定不会直接插手,而是会叫那妇人直接到县衙禀报。所以只要稍微用脑子想想,就能知道这必定是那刁妇杜撰出来的搪塞之词,可就是为了这番荒唐论调,你等竟然还会跑来此地,真是白白浪费功夫精力!莫非长兴县城真的就太平至此,没有其他案子要去查察忙碌了吗?”高深说到这里,眼中又射出凶狠目光,厉声道,“又或者是徐捕头听到此事牵扯高家,以为背后又隐藏了什么惊天冤情,所以才会如此干劲十足,想把高某作为你博取虚名的又一块垫脚之石呢?”

    徐逍遥被高申劈头盖面地数落教训了一通,自然有些窝囊,但为了孙大嫂,还是保持冷静道,“高公子虽然言之在理,但是世事万千,又怎么可能条条件件都符合寻常之理,那万两黄金出现一个妇人家中本就是一件离奇之事。所以即便只有万一可能,徐某为了百姓不蒙无辜之冤,也要用心尽责,绝不会想而当然,敷衍了事!”

    徐逍遥不理会高申脸上的鄙夷之色,顿了一顿又道,“大人突遭恶疾,我等也是痛心惋惜,既然大人暂时不能开口,不知高公子可否将我等带到县尉大人书房,让我等看看有无记录此事的文案。”

    高申本待摔门不理,可是心中却是忽然一动,将身子一侧,让出身后房门,带着揶揄的口吻道,“这就是家父书房,为民请命的徐大捕头,还请进屋一搜吧!”

    徐逍遥也是有些诧异高申竟会如此配合,当下就领着王李二人踏进了房门,徐逍遥大致打量了一下书房,就把目光落在了满是花瓶碎片的地面,忽然之间明白了高申对自己的敌意。

    因为地上除了碎片之外,还有一只金色的手镯,这只手镯可不就是易仙妮素来戴在腕上的那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