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人间正道之大宋提刑 > 第八十二章 都是凶手
    “昨日在离长兴县城百里之外出了一件凶杀案。死者是一个赶路的长兴县百姓,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是卧姿,左手紧紧握有一把匕首,全身只有一个伤口同时也是致命伤口,伤口大小和死者手中匕首刀刃吻合,伤口部位在死者喉下三寸,一刀贯穿身体流血过多而死。”

    “以上就是尸体的大致情况,并无什么蹊跷可疑之处。可是此案的棘手之处在于凶案现场乃是一间封闭的密室,而且据最先赶到现场破门而入的小二所言,房间中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小二只是在门口站立了一会儿,便感到头晕目眩、神志不清。关于这一点也是得到了其后赶到现场的掌柜还有两位住客的证实。所以几人在第一时间把现场的窗户大门洞开,得以让房间通风换气。”

    “啊!又是密室杀人案啊!”一旁的寇冲冠低声嘀咕道,“难道又是用了蔡师爷杀死王瓶儿一案所用的手法,首先透过门缝刺死死者,然后再混在破门而入的众人中,在现场丢弃匕首?”

    “当然不可能!”李萧不留情面驳斥了奇人的推理,“徐捕头不是说了吗!若是透过门缝刺人,伤口必定不深,可是这次的伤口却是贯穿了死者的身体,明显是另有手法!”

    在寇冲冠李萧两人窃窃私语之时,徐逍遥也是让在场的几人验证肯定了方才自己的说辞,随即继续道:“除了以上线索,住在死者隔壁的这位大汉还在案发之前听到了一些声音,首先就是在凶案发生半个时辰之内,走道上曾经有过几阵很轻的脚步声,接着他就听见凶案发生的房间内传出了一声闷响。事后推断,这声闷响很有可能就是死者倒在地板上撞击所发出的声音。在听到闷响之后,觉得事有不妙的掌柜遣了小二上楼查看究竟,在发现房内无人应声之后,小二便破门而入。这些上楼的脚步声还有撞门声也都是得到了这位大汉的证实。听到小二因为有命案发生的惨叫之后,大汉和同住的同伴也是出门查看究竟,出门之后却是发现门外挡着一块很大的屏风,便一脚把屏风踹倒了在了地上。事后得掌柜供词,这块屏风乃是他吩咐小二放在两人门口,目的就是觉得此二人鬼气森森,不似好人,所以在其睡下之后,便用屏风挡在门外,只要房间内的住客一有出入,便会因为移动屏风发出声响,以便警醒其他住客和掌柜自己。”

    李知廉听到这里,也是明白了案情的始末,当下便道:“仅凭现有线索,要推断凶手身份可谓是雾里看花,要探明真凶何人,怕是要从动机着手了吧?”

    徐逍遥点了点头,“没错!作案总是有其背后的动机,小到顺手牵羊,大到杀人越货,没有人会因为天性使然而去做这些作奸犯科之事。人之初、性本善,正因为人性本善,所以才会以正气者为美,以道德者为善,以邪魔者为恶,以沉沦者为丑,人性不失,则公道正气便能大行其世。可是天地有阴阳,从阴阳二气中孕育之人同样难逃善恶两面,一面是本善的人性,一面却是邪恶的人欲。”

    “人有七情六欲,佛家以喜、怒、哀、惧、爱、恶、欲为七情,以、形貌欲、威仪姿态欲、言语音声欲、细滑欲、人想欲为六欲。其实人之为物,立身于世,又何尝是简单的七情六欲可以言表简括,可是我们却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在由自己善良人性圈起的道德框架之内,又是无时无刻都是受着这些的驱使,随时可能破圈而出。若是人性可以控制人欲,我们为人处事便能以道德为旨,若是人欲反之凌驾人性之上,我们就会沉沦红尘欲海,成了操纵指使下的行尸傀儡。”

    “当权者得陇望蜀,奢想为万人之上王者,为商者坐一想二,妄图尽圈天下之财富,爱恋者朝三暮四,痴心享尽齐人之福。凡此种种,皆以人欲为纲,脱出了道德边界,摆脱了公理束缚,看似翱翔九霄,畅游天地,却是不知无论他们如何千呼万拥、富甲天下、左拥右抱,只不过是被七情六欲拉扯的牵线木偶而已,脱出道德束缚之后并不是海阔天空,而是更加令人窒息的桎梏枷锁,本是巧夺天气之灵气而孕育之人,却沦为被各色驱使之木偶,何其可悲,何其可怜也!”

    “反之安心随性者,似乎诸多阻滞,红尘中有法统刑律,出家人有三千戒条,限定了诸多可为不可为之事,其实却是深得天地至理,乃是真正以有限为无限,以有法为无法。诸般玄理,无需尽诉,只消回想或而让人一梨,吾心亦能回味开心数日,便可明白人性之善可以开启何等广阔天地,真正应了芥子之中有须弥之佛法大道。”

    徐逍遥本是只想说出此案凶手的动机,却是不知为何滔滔不绝,收口不住,说出了连自己也惊愕不已的长篇大论。他蹙眉沉吟回味了方才之言,发觉虽是随口而出,却是道尽平日里自己模糊所想而不能言表之思想,当下不禁心胸舒畅,神清气爽,这几日压在头上的乌云华盖,尽是烟消云散。真个是朝悟道,夕可死也!

    堂上众人听闻此论,也是表情各异,反应不同,或有不屑一顾、嗤之以鼻者,或有一知半解、莫衷一是者,亦有拍案叫绝,心有戚戚者。

    李知廉也是因为此番言论愣了半晌,随后才在吴师爷的提点下如梦初醒,连连拍击案上的惊堂木,呼喝堂上众人不得喧哗。

    等到李知廉好不容易再次控制住堂中气氛,却是对着徐逍遥道:“徐捕头之言发人深省,这犯案之人定是沉沦人欲者,可是在场的几位疑犯究竟何人才是真凶呢?毕竟公堂之上并不是清谈论法之处,而是讲证凭据之所。”

    徐逍遥点了一下头,表示为自己一时失控而抱歉,随即便环视了堂内几名疑犯,淡淡道:“其实这些人都是凶手。”

    都是凶手?公堂之内再次发出一阵喧哗。

    (补昨日第二更,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