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人间正道之大宋提刑 > 第二章 消失的住客
    “大人,这就是那间客房了。”一个小二手忙脚乱地替身后的官差打开了房门,今日早上住在此房之中的男女忽然不知去向,房内地面之上还有一片未干的血迹,当时掌柜和自己发现了此事后,自然大惊失色,马上就跑去报官,正好门外有几个公门中人路过,小二便拦下几人,并将此事原本告之。

    小二将几人引进客房之后,心情才平复了一些,看着在客房之中四处打量的几个官差,小二才发觉有些不对,自己在湖州数年,府衙里面的几个捕快也是认识七七八八,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几人。他们三个年岁和自己相仿,两个长得白白净净,另外一个则是体形壮实的大汉,两颗门牙竟然还是金闪闪的。而且细细观察,这三人的差服似乎和平日里见到的巡街捕快,也是有所不同。

    心下犯疑的小二正在思量这几人究竟是何来历,其中一人对着自己问道:“小二哥,你说这客房之中住的可是两个年轻男子吗?”

    小二闻言连忙收住思绪,点头应是,“没错,这两名男子三日之前投到本店,一个粗粗壮壮,另外一人是个面色枯黄的瘦小汉子,当时还是小的亲自将其领进房间的。”

    那个发问的官差明显是三人中的为首之人,只见他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便不再说话,小二正想问问三人是哪个衙门的官差,那个金牙壮汉却是开口道:“徐捕头,我看这很有可能是一件飞贼入室谋财的劫案。”

    被称作捕头的年轻人闻言笑道,“哦,你倒是来说说看其中的因由。”

    大汉一看年轻人脸上人畜无害的笑意,就知道自己的推理肯定又是出了岔子,这家伙最是腹黑不过,肯定是等着自己说完之后,又能奚落自己一番,不过即便知道了对方的心思,大汉还是只得硬着头皮道:“首先,这住店之人虽然失踪,但是包袱却是没有带走,包袱里面只有一些衣物却是不见一点银钱,而且明显还有翻找过的痕迹,想必财物已然被飞贼盗走。其次,地上有一片红迹,我刚才尝了一下,其味咸涩,明显就是人血,这说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打斗,而且还有人负了伤。最后,近日里湖州城内三教九流之辈云集,已然出了不少劫财扰民的案子。据此三点,我认为这就是一件飞贼入室谋财案。”

    “冲冠,你倒是有些长进。”年轻人又指了指另外一个身形瘦弱的白脸公差,“李萧,你的看法可和冲冠相同?”

    那人闻言停下手上的动作,却是提出了不同的见解,“与其说是外来的飞贼所为,我倒认为更有可能是住店两人同室操戈。除了方才冲冠所提,我还注意到了另外几个疑点,首先这包袱虽然被翻得乱七八糟,但是房内其它之物却是井然有序,看不出争斗过的痕迹,住在这件客房内的有两名男子,若是外来之人,很难一下制服两人,不可能连一点搏斗的痕迹也是没有”

    大汉听到这里不服道:“武功高强之人别说瞬间制服两人,就是五六人也是不在话下。嘿嘿,你又不是没有吃过我斗气的苦头。”

    瘦小的公差瞪了一眼大汉,没好气地道:“这件客房如此狭小,摆设家具也甚为粗陋,而且到处积满了灰尘,打扫也是不怎么勤快,明显就是这客栈中最为低等的房间。武功高强之人放着住在上房内的商贾不偷,会来光顾这里?而且你注意到了没有,房间的窗户都是从内闩住的,从上面的灰尘看,已经是多日没有打开,门闩同样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若真是飞贼,试问他要从哪里进来?”

    “这”大汉很想作出反驳,一时却也想不出合理的解释。

    瘦小的捕快继续娓娓分析道:“现在是六月天气,天气甚为炎热,晚上睡觉之时大多会打开窗户透气散热,可是这两人却是从未开窗,显然是身上携带了什么贵重物品,所以小心谨慎,生怕此物见光惹来灾祸。可是其中一人却是生出了独吞财物之心,便趁另外一人熟睡之机,将其杀害。然后趁夜携宝潜逃,至于这血迹就是凶手搬动同伴尸体之时不甚留下的。”说到这里,瘦小捕快向着大汉得意一笑,“怎么样,我的推理比你合情入理得多吧?”

    一旁的小二听完两人的谈话已是目瞪口呆,这几人到底是何来历,怎么就能从房间里说出这么多道道来,和平日里那些酒囊饭袋的捕快简直是天壤之别。而且正如那瘦小捕快所说,住在这房间内的两人确实是在遮掩什么似的,从来都不让店里的伙计进他们的房间,平日里的行踪也是神出鬼没,不过现在知道了既然是住店之人自己起了纷争,那么也就不关自己什么事了。

    正当小二以为尘埃落定之时,那个为首之人却是摇了摇头,淡淡道:“我看此事也未必是同室操戈。若真是有人见财起意,那么盗走财物也就得了,为什么要搬走另外一人的尸体呢?这岂不是对于潜逃大为不便吗?另外你们两个可有注意到桌上的那个碗?你们把那个碗拿起来闻闻。”

    在小二眼中视为神捕的二人,顺从地依次闻了闻那个瓷碗,瘦小那人抽了抽鼻子,不太肯定地道:“这个碗里有股药味,难道说其中一人身上有病?”

    “没错,这就是一个药碗。包袱里面除了衣物之外,还有一些草药,似乎是黄莲还有黄芩,我记得黄芩似乎是止血用的药材。此外还有一点,虽然这房间之中到处都是灰尘密布,但是有一物却是被擦拭地极为干净”

    “徐捕头说的是这面镜子?”瘦小捕快其实心中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疑点,只是不能将其和此案联系到一起,所以也就忽略了过去,当下他便来回看了看这面光洁透亮的铜镜,沉吟了片刻吁声道:“还是想不出这和此案有什么关系啊!”

    那个被称为徐捕头之人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意,莫测高深道:“若是我所料不差,冲冠,很有可能你能省下今天的饭钱了。”